若神言否

我正在燃烧,也终将成为灰烬。

© 若神言否
Powered by LOFTER

蜻蜓

是暗云bg,梗来自寻宝洞遗书“父母世仇已报,宝物随你拿走。若你日后路过暗香,请替我为她逮一只蜻蜓。”
为什么是暗云,因为蜻蜓蝴蝶比较配。

    归去兮又添了座新冢。
    暗香的天蒙了一层雾,本就不见几点亮的地方愈发阴阴惨惨起来。暗香多树,傍水,树遮着月色,水上无光,只有归去兮尚能偷去些朦胧的亮,借着条河浮在水面,盛起一碗来,只送给新旧的鬼魂和去悼念的人。
    死的是个小师弟,整日带着张腼腆的笑脸被师姐们使唤个来回,人傻,也学不会抱怨,心灵手巧、懂事儿,扎的辫子配的花儿都教人欢喜。来这悼念的多是女弟子...

Cinead

    在认识席涅德前,我不知有多少次想结束自己的性命。然而这种事换做谁来听,也会觉得这只是愚蠢的想法而已,它不会被我付诸实践,尤其是在我还和别人有联系的情况下。最起码别人是如此坚信的。

    要让我形容他?我的笔墨还不是出色到能写出那么贴切地形容:总而言之,也许就是一个土生土长的英国人吧。年轻人的叛逆和成年人的绅士风度兼而有之,两方排斥的色彩在一线交融。我看不到他张扬的色彩最终会铺展到哪里,或是碰触太阳的光线,或是作为两极的极光。

    一开始我入住他的公寓纯粹是因为在他怀里窝得舒适的猫,甚至男

碎片

    他曾心血来潮诈死过一回,平躺在床上闭着眼,到最后只剩下安静和沉睡。我亲自为他把身旁的玫瑰一朵朵理好,等待他体验过这片刻的死亡。


    当然,一两个小时的等待之后,他醒来之后只是抱怨。边打着呵欠边跟我说死亡其实是一件很无聊的事。


    “我还是不要死了吧。”他说。


    此时我不知该怎样摆出表情才好,所以我只是注视着他,一边沉默。
我的爱人啊,怎么会、怎么会无聊?若是死亡之国正如你所体验到的一样无趣的话,那为何所...

取酒而眠

无固定攻受

略有cp向,tag就华武武华都打了游戏向。

略有三角倾向 剧情需要 人设自家

挺长一篇,希望点进来的人能看一看。

    那华山弟子醉了酒,笑里眼里像是掺进了月光。

    华山的地盘一向天冷得很,哪怕一杯杯灌着烈酒,入腹后也不见得有多暖和。这酒劣质得很,一尝便能尝出是酿不到火候的平原督邮,不求回味,只求一时的爽快。他大着舌头解释说这是华山风骨,我只顾抿上口酒,不去同他争辩。

    他不胜酒力,我来前他便已经喝了半醉,如今杯酒下...

银爵:现在,像我一样黑眼白却能翻白眼的人已经很少了,除了我眼球是白色以外,紫堂幻和金都可以翻白眼,哪怕是曾经。由此可见,帕洛斯,你真丢黑眼白的人的脸。


帕洛斯:......


↑,梦中惊醒。tag随手。

屯点段子。

关于亲吻

  彼得·吉丁睁开了眼睛,他只觉得自己的后背直冒冷汗,而攥着绘图铅笔的手却不由自主搂住了洛克的腰。

   一切都随着这个突如其来的吻一同乱了套,他的脑子乱成一团,但好歹还能思考。这一切本应该在计算之内的,他想。吉丁本来连久别后浓情蜜意的话都想好了,可此时只能全被堵在嘴里。是,他是说过要求洛克下次主动些,哪怕只是一个吻——而洛克也照做了,可也只是一个吻而已。吉丁如愿以偿,可又全然没有“胜利”的喜悦,甚至他自己都怀疑这是否可以称作“如愿以偿”,因为他正看着洛克平静的双眼,依旧恰到好处的专注,让人挑不出毛病,即使这种毫无生气的注视让吉...

告别(卡米尔场合)

*梗取自《神盾局特工》第三季,间谍的告别。
*非原著设,“雷狮海盗团”是个间谍组织,卡米尔接到的任务,必须要在不暴露这个组织的前提下进行,然而他失败了。雷狮想要救他,所以最后选择了让他脱离这个组织,让他和这个团队没有任何关系。这是卡米尔被革职之后的,组织成员们以间谍的方式告别卡米尔的仪式。
*有剧情参考
*无CP向

  这是个不容许失败的任务,然而卡米尔还是失误了。他知道大哥——此时应该称呼为雷狮——为了救他费了多大心力,他更知道自己能保全性命已经是幸运至极,他没有资格再去奢求别的东西。

  他明明能为雷狮献出生命。当初在牢狱里,他也是如此回答的。

  然而雷狮救...

关于下棋

*梗取自东野老师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中,汤川与草薙下国际象棋的场合。
*剧情引用,台词引用有。
*我不会国际象棋,也不会将棋,很抱歉。

  安迷修没有料到,自己会在凹凸大赛的娱乐中心看到雷狮,甚至与他在国际象棋的棋局中对头,他没能和雷狮打起来的唯一原因可能就是,这里是停战的区域。

  更令他头疼的是,这位向来只以烧杀抢掠夺为乐的恶党,下起棋来竟然和变了个人一样,布局周密到令他找不出分毫破绽,只余下招架之力而已。他抬眼看了看雷狮,那个家伙甚至脸棋盘都不屑于扫一眼,只盯着安迷修流汗着急的样子挑起个笑,意思是说,“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了。”

  安迷修长叹口气,强迫自己把心...

悄悄放一下家里全员—(其实还差俩太难画懒得放上去)
左边是(伪)人类,神右边就是一些黑幕啦,一些非人类啦。
好的以上,画完之后仿佛不会画圆。

瞎画衣服,垂死病中。
稍微改了大儿子的瞄准镜,平常就是那样就行,狙击的时候横过来(。)然后就成了。
依旧是最爱的透明化的儿子。(被吐槽说最爱的儿子三天一换)

突然翻身。占tag致歉

应该挺多人写“假使我们从未相遇”这个梗的。

最近补了补acca到尼诺给吉恩挡子弹那里,突然想到是不是也能套进这个套路。

如果当初尼诺没有和父亲一同出发去巴登,而是留在了原来的地方,直到父亲去世才开始接替父亲的工作,并没有父亲强行戴眼镜美化年轻接近吉恩他们,而是一直在身后守护的话,那么很有可能直到挡下子弹的时候吉恩也不知道这个人究竟是谁。

大概吉恩就不会因为尼诺产生比这再多的情绪了吧。

好的。

我终于画完了【ntm

云。

以上。

新柴。叫做Ra,取义是太阳之神,性别男。
能力是言灵,但是有所限制。“预言的内容仅能针对一个物体/人”
“你会在xx时被杀死。”这句预言会实现,但是“你会被xx(人)杀死。”这句预言就不会实现。

因为特殊的能力Ra自小就被人当做神信奉着。
在他刚会说话时,就已经在为满足他人的欲望而进行预言了。
“他是少有的能力者,是上天赐予的神明。”
人们如此说着,越来越多的人敬仰他,即使他还不知道自己能力的限制。
因为只是一小部分的预言不会实现罢了。
直到他所在的「国家」濒临毁灭的时候,众人请求他使用能力。
“这个国家 所 有 人都会安全。”
没能实现,无论重复多少遍。
在民众的质疑下,在国家的毁灭下他终于醒悟。
「自己的能力...

我爱他们,好企鹅!

Unseen是个企鹅:

我啊啊啊点图终于肝完了各位我实在拖得太久了(土下座)

这次画布都是正方形的!:D

1p @泊蓝 家Decenat,人设真的特别戳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2p @若神言否 家竹子!我儿媳妇!港真过了这么久我才第一次画她感觉特别惭愧x。她超————可爱的○<<<

3p @夏昼是只喜欢白菜春卷的蠢藏獒 家On Looker,他怎么能是死神?明明是天使(

4p @回炉重造 家星,衣服特别美!听说你要淡柴圈了是吗..吓得我赶紧把点图肝完了

5p @荒火桑 的自...

我和fioco合生的一组科学家柴p1父亲是我画p2母亲是fioco画的。 我家大儿子des的父母。父亲叫做farblos,母亲叫做 daffodil。
两人都是科学狂人吧。(两人结婚也只是因为缺实验体想要搞出来一个,但并没有真正上过床,只是提供精子卵子人造受精卵而已。)
父母两方都有些人性缺失。
母亲按照fioco的原话来说,冷漠,冷漠,冷漠。除了对科学研究有热情以外对其他的事情都没有兴趣。感情波动几乎没有。能在任何地方随时晕倒。能随时掏出高科技武器。工作起来不要命。甚至会用自己做实验。
主要负责的是人体改造制造生化武器方面。
父亲是极度的自我主义者,只要与自己无关的事情都不会在意,无论多有把握的实验都...

脸书上nda的互动,没办法翻墙就拜托fio发的.
拿自家竹子混混更(......)
感谢fioco。给他花.

妈妈我好爱他们!!!!天啊竹子简直天使!!!

沉疴旧疾:

今天的进度 ,第一张是之前的

画风差别好大啊

我不是偏心谁,只是手感的问题相信我!

分别是

 @Ken 

 @土豆·· 

 @若神言否 

 @炉爆 

 @睡眠质量维护小分队✧ 

家的

好的。一个机械柴,女柴。攻击方式是手指伸长缠绕。或者切割啥的,悬浮站立。可以发射啥射线啊。很尖锐的腿可以切脑袋。估计是把我家大儿子顶替的罪魁祸首。以上。

TOP